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|贵阳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
舍弟是狂兵

“唐飛,起來,趕緊給我起來。”  

“呼!”唐飛趴在沙發,被老姐吵的,受不了,把枕頭包著腦袋。  

楊倩走過來,看這個懶豬弟弟還睡,氣不過,一把把枕頭拽下來,狠狠的往地一丟,然后嬌嫩的手在老弟的屁股狠狠抽了一巴掌,看這混蛋還不聽,又狠狠的揪著老弟的耳朵,“給我起來,趕緊、立刻。”  

“哎喲,老姐,輕點……輕點,我耳朵都要被你扭掉了。”  

“扭了你活該,你能再懶點嗎?”  

“應該可以!”  

“你說什么?”  

“啊……姐,我起來了,起來了。”受不了,唐飛從沙發爬起來,揉自己耳朵,老姐真的是厲害,唐飛看了眼漂亮的姐姐,有些無奈的道:“姐姐,你這么厲害,要是以后嫁人了,我真為你男人擔心啊!”  

“你再說一遍!有本事再說一遍。”  

“啊哈哈……姐姐,我去洗臉。”  

看這兔崽子跑進了衛生間,楊倩漂亮的眸子狠狠的一瞪,這個懶豬,一天到晚知道吃喝玩樂,一點進心都沒,氣死人了。  

唐飛在衛生間洗了把臉,照照鏡子里的自己,把胡子修修,好像還蠻帥的,是回來一年,天天這么玩,好像把自己身的殺氣都給玩沒了,不知道什么時候,自己這個傭兵之王,成了一個頑皮的弟弟。  

哎,整理好行頭下了樓,然后到前面的店鋪,姐姐正在店里招呼著客人,姐姐在步行街開了個化妝店,店的生意很好,生意好的原因很簡單,步行街,人多,老姐人漂亮,嘴巴甜,生意頭腦活,而且更重要的是,特別會打扮,愛美的女孩子,來店里瞧瞧,老姐給他們推薦幾個化妝的東西,然后幫她們打扮打扮,丑女都能變美女,更何況本身很漂亮的女孩子,更是美若天仙。  

老姐哪都好,是一點不好,忒野蠻,要不然,也不會二十七歲了也嫁不出去,有哪個男人受的了她,那嬌嫩的手,看去絕對很美,十根手指,嬌嫩袖長,小手又白又嫩,可是那抽起男人來,絕對兇殘,還好自己皮厚,要不,真的是屁股要被她抽開花。  

“姐,如此早叫我起來,所為何事!”  

“為你個頭,油嘴滑舌的!趕緊去財富廣場的a座21層找我的同學蘇沐瑤,我讓她給你介紹個工作。”  

“啥,工作!”  

“怎么的,你還想玩啊,我已經讓你玩了一年了,從去年的九月你回來,到今年的九月,剛好一年,我說了,你回來,讓你好好休息下,所以一年的時間都沒要你做什么,不過,你給老姐這么混吃等死,什么事都不做的?”  

“額……姐姐,我還沒玩夠,怎么辦?”  

“哼……沒玩夠嗎?真的……”  

“啊……姐姐……玩夠了……玩夠了,我去工作還不成嘛!”看到老姐殺人的眼神,還有那蠢蠢欲動的小手,唐飛頓時怕了,特么的,再不答應,耳朵又遭殃了,“姐,還好我不是你男人,要不,我這輩子,算是英明盡毀了。”  

“啪!”話音剛落,高跟靴朝唐飛的屁股踹了過來,“趕緊給我去工作。”  

“噢!”唐飛憋屈的應了聲,實在是拿老姐沒辦法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把這個姐姐嫁出去,天天在家收拾自己,特么的,有個別的男人給她收拾多好啊。  

楊倩回到吧臺,拿起自己的小皮包,從里面掏了一千塊,“咯,這錢給你花,我告訴你,這是最后一次給你錢花了,下個月,你得自己賺零花錢!”  

“噢,不過,老姐,可以給多點不!一個月,才這么點,都不夠我抽煙的。”  

“臭煙鬼,你不能少抽點嘛!”楊倩罵著這個不爭氣的弟弟,不過,到底還是心疼他,又掏了五百,“再給你五百塊,這么多了,給你多少你花多少,老姐還要存錢做點別的打算呢!”  

“好吧!”  

“行了,趕緊去沐瑤那,我已經跟她說好了,她會給你安排工作。”  

唐飛美滋滋的拿著姐姐給的一千五百塊,哎喲,又有零花錢了,哎,這年頭,做個吃軟飯的咸魚,實在不容易啊,不死皮賴臉點,還真要不到!不過,從店里出來,門口,不遠處,一個要飯的老頭,可憐兮兮的趴那,看唐飛這個家伙像那種大大咧咧的人,應該很大方,立刻拿著要飯的破碗,趕緊湊了過來,“可憐可憐我……我已經兩天沒吃飯了。”  

“呀的,你兩天沒吃飯,還能走這么快啊,老子兩天沒抽煙都沒力氣了。”這特么要飯的,一點不專業,無語,不過,誰叫他心軟,從兜里左摸摸右摸摸,終于找了兩個硬幣,往要飯的碗里一丟,“還好之前剩下了兩塊錢,給你了。”  

要不是老姐給錢,特么的,這兩個鋼板,可是自己最后的存款了,想抽煙都抽不起,不行了,煙癮來了,先去買包煙,再去吃點早飯,工作嘛,時間還早,等快到午的時候過去看看,要是不去,估計老姐會抽的自己皮開肉綻的,哎……誰叫她忒野蠻。  

其實唐飛也不是真沒錢,這家伙,其實有的是錢,七年前,去部隊參軍,部隊混了三年,跑去非洲當傭兵,雇傭兵,顧名思義,出錢給做事的那種。  

因為那邊較亂,經常有事發生,什么打仗拉,打劫拉,什么都有,而且那邊還有很多鉆石,所以有錢的人,為了保護自己的資產,或者去掠奪鉆石,經常打,而且政府又沒能力管,因為那邊很多平民,都是特別窮的,國家自然也窮,錢都在少數人手,所以雇傭兵在那邊很流行。  

當然咯,當雇傭兵,也不只是在非洲做事,唐飛經常在歐洲、非洲游蕩,跟隨一些鉆石商人做生意什么的,那幾年,賺了多少錢,他自己都不知道,反正存在瑞士銀行里,少說也幾十個億的美元,因為在那邊做事,收的除了歐元,是美元,不過唐飛都換成了美元存那。  

不是唐飛自己喜歡當個咸魚,而是當了幾年的傭兵,作為傭兵之王,實在是殺氣太重了,連自己是什么人都快忘了,天天是戰場廝殺,除了戰友,好像什么人,隨時都可能成為自己殺掉的對象一樣,剛回來的時候,抱著枕頭睡,還以為抱的是機槍,一聽聲音,還以為又遇到什么戰事,半夜的時候,莫名驚醒了,在都市里,完全找不到一般人的感覺,自然也很難適應都市的生活,所以一直這么渾渾噩噩的,在老姐的照顧下,莫名其妙,成了一條咸魚,天天抽煙喝酒,混吃等死。  

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新11选5技巧 新疆25选7 北京赛车联盟 捕鸟达人安卓游戏下载 黑龙江22选5玩法 pk10冠军固定公式 麻将囗诀 建筑最赚钱的证书 手机高频彩 广西快三开奖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