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|贵阳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
都市超級獵魔人

一個黃昏,而且作為八月底,林天馬上就要肩負起成為一名大學生的使命,本來一切都很好,但是就在剛才,這名未來名牌大學的學生,被自己好了三年的女友給狠狠拋棄了,最讓林天接受不了的是:這三年,有兩年半,她都在和別人劈腿,對象還是一個年過半百的大叔,有那么一秒,林天覺得世界都是沒有光彩的。

所以林天難得的這一次慢慢的走回家,目送完前女友回家,他自己卻不知道現在該干什么,因為平時,他還在給女友講著一些自己精心準備的笑話。

一個人走在這沒有人的大道上,因為學校處于很偏僻的位置,平時只有幾輛車會開過來,一半時間是沒有什么人在這里,也正是這樣,林天才敢在這馬路上肆無忌憚的走著,這是第一次這么走,也是他這么多年來第一次這么走。

突然,林天感覺自己左臉有一絲疼痛,隨后一點溫熱的液體順著自己臉頰流了下來,林天不知所以的摸了摸,黏黏糊糊的,再拿到眼前一看,竟然是血。林天很震驚,不知到是從哪飛過來的小石子劃破了自己的臉頰,隨意的用袖口摸了摸,林天沒有在意的繼續往前走,對于他現在來說,這一點傷,不能引起他的興趣,只需要什么都不想,走在街邊就好。

林天繼續慢慢的走著,走的很慢,慢到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個巨大坑洞,沒有絲毫的聲音,但又是一次堆石子飛濺,碎石亂飛,不過這一次,絕大多數石子都很巧妙的避開了林天,同樣也只有一個石子,打中了林天的背部,但是并沒有因此吸引林天的注意力,繼續前進。

林天每走那么幾步,身后的地上,必定會出現一個巨坑,一個小石子就會這么擦過林天的身邊,但是就是沒有一絲的聲音發出來,林天或許早就發現了,不過以為是某個小孩的惡作劇,對著比自己大的人扔石子,只有小孩才干的出來吧,林天是這么想的。

不過下一秒,就在林天的面前,轟然出現一個巨坑,親眼所見地面轟擊下去的林天,終于不在淡定,臉上開始出現驚恐的表情,立刻轉身逃跑起來,不過這一次,當林天回頭的同時,他可能看見了最刺激電影特效,入眼全是巨坑,根本不敢想象這之前是林天剛剛走過的馬路。

就在林天打算離開的同時,一根黑色的手掌,突然出現的林天的肩頭,瞬間將林天拉了過去。

“結局是不會變的。”這是林天走在路上在這么久的時間內聽見的第一句話,聽聲音分辨出這是個男人。

“能活命就行,這個宿主的身體都快被你打散了,不過天都在幫我,只要我能進入到這個人心里,我就能活下來。”林天此時好像是被蒙著眼睛一般,雖然感受不到遮住眼睛的物體,但是林天能感覺出來,自己身后的的東西,不是一般的人。

“要是他內心是完整無缺的,你就進不去。”那男人立刻喊到。

“你們人類總是在騙自己,世界這么大,能真正做到內心無缺的人就那么幾個,而且我們戰斗的時候我就發現了,這男孩剛被甩現在正是內心空虛的時刻。天劫,妄你自稱替天行劫,今日我就要在你天劫的威名下,活下來。”

林天聽到這里,突然發現沒有聲音了,隨后就感覺背部傳來一股撕裂的感覺,就像是被什么活活給撕開了一樣,伴隨著劇痛,林天啊的慘叫了一聲,就直接昏了過去,之后發生什么,自然也就不知道了。

最清楚的莫過于林天面前的這兩人,一個,眼睜睜的看著林天,另一個,一只黑漆漆的手伸進了林天心臟的位置,不過卻沒有了后文。

“怎么可能?”林天身后那一人臉色變化很快,瞬間閃過一絲驚訝,心中卻比誰都清楚。

“無缺之境,這小小年紀人類,怎么可能達道這種境界……不對,我無法寄生只有兩種可能,一種是傳說的無缺之境,另一種是他心中寄宿著比我還要強大無數倍的魔,以至于我都發現不了,不論哪一種,這人都太讓人驚訝了……”

“看來你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煩?需不需要我來幫你?”被那人稱為天劫的男人,突然笑了出來。

“你別過來,你一過來我就殺了他。”

“你在看看你手里。那還有人!”

這時魔才發現自己手里的那個人類,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回到天劫的手里。

魔沒有慌張,反而是大笑開來:“哈哈,無缺之境,沒想到我隨便寄宿一個人竟然是無缺之境的人類,這運氣不知道其他魔會不會遇見,來啊殺了我吧,只可惜沒有將手里的那個人類殺掉,這要是成為第二個你這樣的人,實在是太難對付了……”

天劫并沒有和想象中一樣,給面前這個他纏斗已久的魔一個痛快的,倒是對這魔最后一句話感到奇怪,無缺之境,他很清楚這是一個極高的境界,并不是一個孩子所能達道的,很明顯,他在騙人,但是這又是為什么呢?至少還有不明白的地方。

“好,你不是說可惜了嘛?再給你一次機會。”說著天劫將手中的林天在此拋向空中,方向正是魔之前的方向。

天劫的這一手,當真是震驚了魔,他沒有想到面前這人會這樣做,不過魔并沒有站在原地不動,而是開始全身變紅,產生了無數的裂縫在身上,嘴里還不時的發出冷笑:“來啊,這次我看你救不救。”

“轟”的一聲,就像是看了一場絢麗的煙火一般,天劫拉住自己扔出去的男孩,遠遠的看著魔自爆,自己追了三天都沒有完全拿下的魔,就這么消散在人間。

“無缺之境,還真是厲害,根本都不需要自己動手就消滅了這么厲害的一個魔,連魔都放棄生的希望。我想我窮其一生也達不到這樣的境界。”天劫又慢慢的將林天放回地面,然后一手舉在空中,肉眼可見的看見一些光點聚集在他的手中,揮手一灑,之前地面上所有的坑洞就恢復如初,連帶著之前天劫與之戰斗過的地方也回復如初,在別的地方,不少人還在一旁圍觀,討論,一看到地面神奇的恢復了原樣,都驚呼出來。

“忘記這一切,忘記你們不應該知道的這一切。”天劫手上動作沒停,一豎光芒從他手中射出,瞬間,這光芒就覆蓋了周圍很大的范圍,隨后慢慢縮小,縮小,直到縮在天劫的一手之中,成為了一個綠色的東西。當然這一切林天都不知道,他還處于昏迷之中。

天劫收起了手中的綠色物體,看了一眼林天轉身就打算離開,不過剛走兩步,突然回過頭來看著地上的林天說到:“還是覺得給你留個印記比較好。”說著一手指向林天,隨后可見林天的手臂上火光四濺,不時還有些許電光,同時還有一股寒冷的氣息傳來,昏迷中的林天滿臉痛苦的神色。

火光消退,在林天手臂的位置能清晰的看見一種由多種花紋組合的圖案,而且除圖案外,林天的手臂沒有一絲的傷痕,就像是烙上去的一樣。

天劫看見之后滿意的點了點頭,隨即快速離去,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,這里不過是一個小插曲一樣的存在。

林天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,反正醒來之時天色已經大暗,自己就這么躺在馬路的邊緣,如果不是這里附近沒有什么車,早就被人發現了吧。不過也好檢察了全身貌似也沒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,除了右臂傳來的痛感,讓林天發現了那美麗而又震撼的花紋。手指按上去也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,還是那種觸摸自己皮膚的樣子。

“好奇怪,我怎么會躺在這個地方。身上還多了一個奇特的花紋。”林天邊往前走,邊思考著,不過他身后傳來了一陣引擎聲徹底打斷了他的思考。

林天一看到身后的大巴就開始往前狂奔,這要是沒趕上這趟車,天才曉得下一趟來要多久。而且明天自己就要上火車去都城上大學,晚上還要象征性的收拾收拾行李。

好不容易趕上了車,林天終于慢慢悠悠坐在位置上。不過剛坐上沒多久,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林天自己當初為了陪她上學,和她報的是同一所學校,這么一想林天意識到明天還要和她在同一輛火車上趕去學校,一股即將來臨的尷尬突然油然而生,這也是林天不想見到的。

“突然不想去上大學了,唉,以后在學校,還是避著她一點吧。”林天無奈全寫在臉上,最終還是嘆了一口氣。

一天過后,林天按照計劃踏上了前往都城的火車,到了站,林天拿著行李,上了前往新學校的大巴,周圍全是自己同校的新生,很多人就已經開始結交自己的新朋友圈,林天沒有像他們一樣,開始互相認識,而是坐在大巴的窗邊看著窗外的景色。

“這位同學,我們換一個座位好吧?”一道女聲傳入林天的耳朵。

“額.......好吧。”一道男聲也同樣傳入林天的耳朵,聽聲音應該是相差不遠。

林天沒有去看到底是誰這么無聊,即使是擁擠的大巴車上也會有換座位的事情發生,而且還是大家都不怎么熟的情況下。

“嗨,這位同學,你好!”突然林天的肩膀好像被輕輕的拍了一下,一時間手足無措。

這時林天才回過頭看看是誰在叫自己,結果入眼是一張極為精致的臉蛋,此時正面帶微笑的看著林天。

林天對這樣的交談不是很喜歡,而且自從和當初那個女生好了之后,也沒有和別的女生過多的談話,使得林天對于這樣突如其來的問候有一種莫名的緊張。

“你……你好!請問有什么事情嗎?”林天很是緊張的回應道,雙手也不自主的開始握緊。

“你好像很緊張,都出汗了。”葉芳低著頭看向林天同樣低下來隱藏的臉。

“沒有沒有,是這里面空氣不好,我有點熱。”林天連忙抬起頭來,拿出紙巾開始擦拭自己的汗。

“這不是新同學相見打個招呼嘛。我叫葉芳,外語系專業,你是哪個專業的?”葉芳并沒有介意,還是一臉笑意的說道。

“我?好像記得是和尚系的。”林天想了一會,突然冒出一個詞語。

“和尚系?哈,你可真幽默,應該是機械一類的吧,那些專業的女生比較少。”葉芳對著林天笑的很開心。

然后兩人算是你一言我一語的聊了起來,氣氛也不和剛開始一樣那么尷尬。葉芳很會聊天,即使林天有些地方說錯了話或者是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,葉芳都能將他的話圓過來,可以說和葉芳說話是一種享受,享受暢所欲言的感覺,之后的林天也沒有像之前那樣緊張。

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2018年香港内部透码一 百赢棋牌ios下载 赛马会网站 合一亚洲首页 上海快3走势图1000 内蒙古十一选五体彩 辽宁35选7好运4 江苏11选5软件 篮球小说排行榜前十 360老时时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