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|贵阳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
逍遙俠醫

萬籟俱寂,清風送爽,東邊的地平線泛起的一絲絲亮光,小心翼翼地浸潤著淺藍色的天幕,一條蜿蜒曲折的公路從險峻的山腰間盤旋而過,在朦朧霧色的渲染下,給人一種宛如天路的感覺。

“這死老頭子,都不提前打個招呼,就這么直接把我給趕出來了。”月小天從茂密的山林中跳了出來,身形輕盈的落在大路中央,嘴里還發出了一陣不滿的嘀咕聲。

“小天啊,過了今天,你就已經年滿十九,是時候下山去自力更生了。天河市大秦集團秦天雄是我以前的老友,你去找他吧,他會給你一份吃一輩子都吃不完的工作。更何況,十八年前,你就把人家的孫女給睡了,作為一個男人,你要有責任心才行。現在好歹你也算是那老家伙的孫女婿,雖然那老家伙比較摳門,不過應該不會虧待自己孫女婿的。”

就在今天早上,老頭子也不知道在山里的哪棵樹上掏了個鳥窩,煮了幾個鳥蛋給他過完十九歲生日,嘮嘮叨叨的說了這么一段,然后就一腳把月小天給踹下了山來。

一想到這事,月小天簡直想要罵人,十八年前他還剛剛出生不久,據說這老家伙臨時有事,就把自己跟秦天雄的孫女放在同一個搖籃里睡了幾天。結果兩個老子一致認為他睡了秦天雄的孫女,訂下了娃娃親。

月小天心里那個氣啊,這也能算我把他孫女睡了,太坑爹了點兒吧。如果不是因為還有一份可以吃一輩子的工作,月小天都有一種想要悔婚的沖動。

當然,最讓月小天想要吐血的是,把自己踹下山去自力更生也就算了,那摳門的老頭子硬是一個子兒都沒給他。就這貨,竟然還大言不慚的在背后說別人摳門。麻痹的,還有人能比你更摳門的了么?

“小子,你從哪里冒出來的,識相點就趕緊給老子滾蛋,就你這鳥樣,難道還想學人家英雄救美不成?”就在月小天心中暗罵不已的時候,一道罵罵咧咧的聲音突然的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。

月小天正因為被老頭子趕出來的事情不爽著呢,現在剛剛一下山,就莫名其妙被罵了一通,心里頓時就更不爽了。

微微抬頭,月小天發現在自己前方不遠處一輛面包車橫攔在公路的中央。面包車外,一個光頭男領著幾個個兇神惡煞的中年大漢站在那里,剛才說話的應該就是那領頭的光頭大漢,月小天不由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你才鳥樣,你全家都是鳥樣。你們幾個白癡,沒事吃飽了攔在路上干嘛,我現在要過路,識相點就給我讓開!”

月小天說話的時候,目光微微一瞟,就發現在自己身后的另一邊,停著一輛紅色小車。在小車的旁邊,有著一個十分漂亮的小美女。

小美女大概有十七八歲的樣子,烏黑的頭發梳在一起,在腦后扎成一個高高的馬尾辮,標準的瓜子臉,一雙迷人的丹鳳眼,嘴巴輕輕一抿就露出兩個圓圓的小酒窩。白里透紅的一張臉那肌膚細膩得好像碰一下就會破似的。

她的身材非常的嬌小,可胸前那一對挺傲的部位,卻發育得很好,顯得極為的巍峨壯觀。小美女此刻也是瞪大著黑溜溜的大眼睛,望著站在中間的楊帆,如寶石般明亮的美眸中,露出了一絲好奇的神色。

月小天看著身后這個小美女,口水都差點流了出來。作為一個在山上生活了十八年的小處男,除了去山下月家村那個俏寡婦的店里買鹽打酒以外,月小天連女人都難得一見,就更不用說眼前這樣漂亮的絕色小美女了。

月小天咽了咽口水,目光艱難的從小美女胸前的高聳部位移開,心里卻是異常的開心,沒想到他這才下山,就有了英雄救美的機會,說不定這小美女一會就對他以身相許了呢。

“小子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那光頭大漢頓時就怒了:“你信不信老子把你揍得連你媽都不認識?”

“這個我還真不信。”月小天眨了眨眼睛,一臉認真地說道,“我從生下來就沒見過我老媽,她跟我本來就不認識啊。”

撲哧!

聽得月小天的回答,身后的小美女掩嘴笑了起來,要不是現場的情況不太對,她都要捂著肚子好好地笑一陣子。她突然發現,眼前這個突然從山上冒出來的家伙實在是太有趣了。

“呃……”光頭大漢差點沒有被月小天的話給噎死,忍不住火氣上涌,“老子整死這王八蛋!”

說話間,光頭大漢掄起碩大的拳頭就直接朝著月小天砸了過來。

月小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隨意地伸出手掌,輕描淡寫將光頭大漢的拳頭捏住,一臉不爽地看著光頭大漢:“喂,你難道不知道有句話叫做君子動口不動手嗎?”

“你丫的給我講君子動口不動手?”光頭大漢猶如看傻子一般看著月小天,“傻X,你哪只眼睛看出來我是君子了,老子不是君子,老子是混混,是流……”

“蓬!”光頭大漢還沒來得及說完,卻是發現一只拳頭閃電般的朝著他的鼻梁轟了過來。頓時,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清脆的咔嚓聲,旋即便見得光頭大漢的鼻子嘴里鮮血狂涌,甚至連門牙都有兩顆掉了下來。

“啊……我的鼻子!”光頭大漢只覺一陣鉆心的劇痛傳來,忍不住出一聲慘叫。旋即一臉悲憤地盯著月小天:“你不是說君子動口不動手嗎?”

“可我也沒有跟你說過我是君子吖。”月小天眨了眨眼睛,對著光頭大漢露出了一副純真的笑臉,“問你個問題,你媽媽認識你嗎?”

“廢話,老子是我媽生的,她能不認識我嗎,你問這個干嘛?”光頭大漢微微一呆,一時間大腦有些反應不過來,不知道月小天為何突然問這么奇葩的問題。

“因為我也想揍得你全家都不認識!”月小天燦爛一笑,說話間,又是一拳砸在了光頭大漢的臉上,光頭大漢忍不住再一次慘叫了起來。

月小天揍完,又繼續問道:“現在我再問你個問題,你老爹認識你嗎?”

“不認識!”光頭大漢腦袋搖得跟鼓浪似的,我要是回答認識,你又要揍我,你當我傻X呀。

“蓬!”回答完畢,結果迎來的還是月小天閃電般的一拳,光頭大漢差點沒有痛的昏死過去,一臉凄慘,“我都說不認識了,你為嘛還揍我?”

月小天理直氣壯地道:“你這個不孝的兒子,連你老爹都不認識你了,你這個兒子怎么當的,該揍!”

“……”光頭大漢頓時氣血上涌,一口氣沒緩過來,直接暈死了過去。

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湖南幸运赛车2018开奖直播 新疆18选7开奖规则 快乐8登录入口 乒乓球拍红黑面区别 体彩福利彩票中心电话 湖北快3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000427股票行情 极速11选5是哪里开的 任选九开奖17153期奖金 欢乐三张牌炸金花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