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|贵阳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
如花美眷為君守

“你老公在和別人私會,去不去由你。蘭陵酒店,房號108,房卡放在前臺。”

后背一片汗濕。

一個小時前,她收到了這條短信,一個小時后,她已經在這個房間的衣柜里。

衣柜里狹窄,她肥胖的身子縮著,低眼看了看自己凸出的小肚腩,心里一陣絕望。

十年婚姻,或許她是瘋了才會起這樣的疑心……但是想起陳澤對自己的每一個嫌惡的眼神,懷疑在一瞬間滋長。

她閉著眼睛,深吸了口氣,希望今天的一切只是白費功夫。

“滴。”門突然有了響動。

白韻爾猛地抬頭,睜大了眼睛。

門外嬉笑聲鉆進了她的耳中,腳步聲也隨著關門聲移進了門內。

“你討厭!猴急什么!”女人的聲音甜美而清亮,帶著些許媚意,十分熟悉。

白韻爾的瞳孔一縮,緩緩伸手,抵著衣柜,顫抖著開了一條縫。

“想死你了,能不猴急嗎?你讓我天天對著那老肥婆,都快忘了自己還是個男人了……寶貝來……”陳澤的聲音帶著笑意,伸手將女人一摟,轉身便壓上了床。

白韻爾瞬間紅了眼眶,死死咬著牙。

是他!真的是他……

她十年的枕邊人,她孩子的父親!她無怨無悔付出了這么多年的人!

陳澤的手迅速動作著,沒兩下就將女人的衣服給剝了,女人嬉笑著打了他一下,十分嬌嗔。

“你今天出來,那女人沒說什么嗎?”

“她還能說什么?放心,白家現在也只剩一個她了,錢也拿了,名也得了,她現在就算是發現了也掀不起什么浪,除非讓那兩個把她寵成一頭豬的父母從棺材里跳出來,你說是不是,寶貝?”陳澤伸手撓了女人一下。

女人的笑聲咯咯作響,坐了起來,兩人在床上打鬧著。

憤怒瞬間溢滿了白韻爾的眼眶,她發抖,戰栗,幾乎將眼睛給瞪裂,此刻只想沖出去把這個畜生的嘴給撕裂!

她眼睛一抬,目光正好對上了那個女人的臉,全身都僵硬了一秒。

孫曉彤?!

怪不得……怪不得她覺得這么熟悉!母親生前的學生,她怎么可能不認識?

“啊……你慢點……”孫曉彤突然低低叫了一聲,身上已經光裸,妖媚得能掐出水來。

陳澤的喘息聲更重了,低聲笑了笑:“小妖精,我這一天到晚的被你吸干,回去看見那死肥豬就想吐,你說她哪來的臉頂著那樣的身材,還天天膩在我身邊?”

“受不了啊?受不了就離婚啊。”孫曉彤笑著道。

“現在不是時候。”陳澤含糊地說了一句,動作大了起來。

孫曉彤瞬間叫出聲,毫無顧忌的呻吟,陳澤的喘息聲更重了。

畜生!

白韻爾堵著耳朵,不斷地讓自己冷靜,再冷靜……她不能沖出去,不能……現在最好的辦法是錄音,讓他凈身出戶……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撞擊聲和床板搖晃聲一下一下打在白韻爾的心里。

她的手指用力收緊,死死掐著自己的手心。

陳澤突然慢了,笑著,喘息道:“你別急,婚遲早要離,但要有個名頭吧?好端端的離婚不太現實,等時候到了,隨便找個人,給她下個藥,到時候傳出個婚內出軌的淫亂名聲……”

下藥?婚內出軌?

白韻爾腦子里嗡地一聲,控制不住自己從心底里燃燒起來的怒火,瞬間爆發出來。

“陳澤!”白韻爾沖了出去,伸手便將一邊的衣服和一切夠得到的東西都朝著陳澤的身上砸去。

“啊!”孫曉彤尖叫起來,慌亂地拿著被子裹起自己。

陳澤來不及反應,嘴巴微張,愣愣地看著從衣柜中出來的人,半晌臉色突然一沉。

“你為什么在那里!”他出聲質問,迅速拿被單將自己一裹,黑著臉站了起來。

“我為什么在那兒?”白韻爾快要失控,“陳澤,你怎么不問問你為什么在這兒?”

陳澤冷笑一聲開口道:“既然你看見了,也沒什么好瞞,省得我以后多費口舌去演戲。”

“十年了,陳澤。”白韻爾死死忍著眼淚,崩潰地開口:“我每天絞盡腦汁地討好婆婆,照顧你全家,為你安心生孩子養孩子,什么時候有過一句怨言?你現在走的每一條路都是白家的資源白家的錢!你剛才說什么?那些話是人該說的嗎?你都做了什么啊?”

最后一句,字字崩潰,哭腔終于忍不住,在整個房間里蔓延開來。

陳澤眼睛一瞇,眼底有一瞬間的復雜,但表情立刻陰狠了起來。

“是啊,你當然清楚自己對我的好,你想過我受的是什么折磨嗎?”他輕蔑而厭惡地盯著白韻爾,“你每天起床都不照鏡子的吧?誰他媽愿意跟一只豬躺在一起?你不知道我為什么不碰你嗎?要不是為了白家的錢,我會甘心受這種委屈?我是一個正常男人!哪個正常男人看著你能受得了?我出來找找樂子怎么了?”

“說出這種話,你簡直不是人!”白韻爾尖叫著撲上去,揚手就是一巴掌。

“啪!”

空氣中有一瞬的寂靜。

“你他媽打我?”陳澤瞪著眼睛,伸手將白韻爾一拽。

她顫抖著,臉色已經白了,嘴唇沒有任何血色,視線一片模糊,“結婚前你要這么說了,也不會有這十年!”

她說著努力掙開他的桎梏,往后退,但陳澤的手攥的很緊,跟著她挪動步子,面目可憎。

“你能耐了是吧?我就是利用你怎么了?利用白家怎么了?你還能怎樣,白韻爾,我就問你還能怎樣?別給我蹬鼻子上臉的,有什么委屈都給我忍著!你還真以為我是你爸媽?”

話落二人已經退到了陽臺,陳澤掐著她的脖子就按向窗前。

白韻爾大力掙扎,陳澤揮手就是一個巴掌,張口朝著白韻爾的臉上啐了口痰,“臭婊子!”

白韻爾雙手揮舞著,頭像是要炸開一般,整張臉都漲得通紅。

“你就是個……畜生……這事情傳出去……你以后別想接到一部戲。”她一字一句從牙縫里蹦了出來,猛地一甩。

陳澤冷不丁被她甩開,臉色更加陰沉,眼神已經猩紅。

白韻爾不斷咳嗽,下一秒又被人一扯,狠狠撞向窗前。

砰!一聲悶響。

她勉力撐起身子,再次被陳澤拎了起來,心突然一狠,用盡全力朝著陳澤的襠部一踢!

陳澤一聲悶哼,下體一陣疼痛。

“狼心狗肺的東西!沒有白家你就什么都不是!”白韻爾眼眶紅著,不顧一切地沖著陳澤大吼:“是我瞎了眼自作自受!十年青春都喂了狗!今天要是不讓你身敗名裂,我白韻爾三個字倒著寫!”

“臭婊子!”陳澤咒罵著,抓著她的頭發狠狠往窗前一推。

白韻爾掙扎著,手指在他臉上狠狠一抓。

陳澤用盡全身力氣推著,再次往墻上一撞!

她一陣眩暈,耳邊嗡嗡作響,只聽見陳澤怒吼和狂躁的嘶啞聲在頭頂炸響開來。

“我讓你倒著寫,去死吧!”

白韻爾只見眼前他陰鷙狠辣的表情晃動了一下,她心里一驚,來不及叫喊出聲,整個人不自控的往后一栽,急速的下墜感席卷全身……

視野中最后看到的是陳澤扭曲厭惡的臉,和被風揚起如同旗幟一般的白色窗簾。

視野中的東西迅速后退,耳邊是呼嘯的風聲和隨即而來炸裂在腦海中的巨大骨裂聲。

砰……

恨意從她的每一個微弱的呼吸中溢了出來……她心里在怒吼,在尖叫,力氣卻漸漸流逝……

最后一眼,看到的是深藍無云的天空。

陳澤,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!

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2012曾道人特码诗 双色球选号比对 欢乐升级好友房 街机电玩捕鱼版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i 宝马线上线上娱乐官网 四川快乐12任选五遗漏 期香港赛马会原创九肖 农民种啥药能赚钱 赌场赢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