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|贵阳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
誘情:總裁的邪惡情人

盛夏的夜空,知了在樹上繼續唱著高歌,路邊的樹蔭下偶爾會出現幾個路過的行人的影子倒

影在路燈下。景依馨獨自一人走在夜間的樹影下,顯得背影有些落寞。

突然,放在包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,讓景依馨嚇了一跳。拿出手機,看著屏幕上顯示著家里

的座機,景依馨溫柔的笑了起來,接起電話,聲音柔柔的說:“這么晚,怎么還沒回家呢?”

“你也知道很晚了。怎么現在才下班?局里有很多事情?”電話那頭是一個很溫柔的男子的聲音,語氣里透露這一絲的寵溺。

“是啊。不過,都是一些小case。沒什么大案子。”景依馨也不想瞞著男人下班這么晚的原因。

電話那頭聲音明顯的頓了一下,說:“你現在到哪了?我開車來接你?”

“不用了,我快到樓下了。”景依馨看著自己已經快到走到自家的樓下了,連忙阻止著男人,就怕男人動作快的,已經出去摁電梯了。

“那好,你自己小心點。”男人見她這么說,也不堅持,就掛斷電話。

景依馨收起電話,就大步的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,一點都沒有發現在自己300米后,有一輛車子跟著自己。

車內的男人戴著墨鏡,冷峻的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,一雙眼睛冷冷的逼視著走在前方的景依馨。

在看著景依馨到達小區門口才加速開車,絕塵而去。

景依馨一打開門就看見坐在客廳沙發上的男人——唐念博。

“回來了呀。我去給你倒杯水。”唐念博看著景依馨在換鞋,便站起身來去廚房倒水。

唐念博將水遞給景依馨說,:“怎么這么晚啊?”

“是啊。好忙,明天還有一堆報告要寫。”景依馨接過水杯,喝了一口水說道。

唐念博見景依馨這么累,真想開口讓她把警察局的工作辭掉。

但是,他也知道,自己是無法說服依馨的。

唐念博看著時間也不早了,就說,:“好了,很晚了。我先回家了,明天局里見。”

景依馨也知道時間晚了,不再開口去挽留他多坐一會,畢竟孤男寡女,大晚上在一起,被鄰居看著了也不好,現在的人,嘴雜。

“那好,我就不送你了,你回家開車小心一點。”景依馨放在水杯,將唐念博送出去坐電梯。

看著唐念博進入電梯后,景依馨才回到家。

洗完澡,景依馨打開電腦,無意間將鼠標點擊打開了自己許久沒有打開的文件夾。

看著文件夾里的照片,景依馨,胸口又開始隱隱的做痛。

照片里,一個嬌小可愛的女人在高大俊朗男人的懷里笑的很開心,男人眼里都充滿了笑意。

從男人眼里看出了對自己懷里的女人的寵溺和愛。

【睿,你還好嗎?你會看著這些照片,也想起依馨嗎?】景依馨在心里悶悶的想著。眼里不自覺的充滿了淚水。

【景依馨,不要再想了。當初,是你自己背叛他的,你還什么資格去讓他再去想你?】景依馨在心里對自己警告的說到。

一狠心,將文件夾關閉,拖進回收站。

可是,真的將文件夾放入回收站。景依馨后悔了,立刻撤銷的刪除。

關上電腦,睡覺。

第二天,景依馨還是照常去上班。

“Madam,你來了?”簡欣看著走進辦公室的景依馨問道。

“嗯。來了。有事嗎?”景依馨隨意的跟自己的組員打著招呼。

鈴鈴鈴……辦公室的電話,劇烈的響起,似乎在昭示著這通電話有多么的著急。

“您好。重案組!”簡欣接起電話,很公式化的說道。

看著大家都忙著自己手中的事情,景依馨也進了自己的小辦公室。

剛進去沒多久,簡欣就敲門進來,說:“Madam,剛接到市民電話,城郊發現一具男子尸體。”

“通知法醫和法證,我們馬上出發。”景依馨對簡欣說道。自己就拿起車鑰匙帶頭出去了。

城郊——

“Madam,是這位先生發現尸體的。”看著景依馨走進警戒封鎖線內,并且蹲在尸體身邊翻看著什么似的,阿康立即將發現尸體的人員帶到她面前。

景依馨并沒有立即抬頭去看報案的人員,只是檢查著尸體有沒有什么可以證明尸體的證件。

直到景依馨起身,抬頭,視線對上一雙藍色的眸子。

景依馨仔細看著眼前的男人,手里拿著的筆和記錄本一下子掉到了地上。

是他?他回來了嗎?

他怎么會回來?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

不,不會的。也不可能的。

眼前的這個男人肯定不是他,肯定不是。

景依馨在內心說服著自己。

“Madam?怎么了?”阿康看著景依馨這個失禮的動作,有些納悶了。

阿康跟著景依馨有一年多了,從來沒有看見她這么的驚慌失措過,今天這是怎么了?

藍眸子的男人,很得意的看著景依馨的驚慌失措,仿佛早就料到景依馨會這樣。

景依馨也發現了自己的失禮,連忙撿起地上的筆和記錄本,說:“沒事。”

阿康看自己的上司說沒事,也就沒有放在心上,說:“Madam,是這位韓先生發現尸體的,并報警。”

景依馨看著阿康之前對這個韓先生做的筆錄,當自己的視線看到姓名這一欄寫著韓晟睿時,景依馨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仿佛靜止了一下,臉色變得蒼白,隨后心跳猛的加速。手里的記錄本再次掉到了地上。

韓晟睿眼里帶著笑意,看著景依馨的兩次驚慌失措。

景依馨,原來你也會不知所措?原來你也會心虛?那么,現在就讓我來報復你吧。

“Madam,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阿康看著景依馨再次驚慌失措的表情,有些擔心的問到。

這時,法醫和法證也來了,

“頭,唐醫生和楊sir來了。”簡欣走到阿康的旁邊小聲的說道。

唐念博一走進警戒封鎖線時就注意到了景依馨,看著她蒼白的臉,急忙的走到她面前:“怎么了?不舒服嗎?怎么臉色這么蒼白?”

景依馨依舊沉思在自己的思緒里,根本就沒發現站在眼前的唐念博。

看著景依馨不回答自己的問題,唐念博擔心的將自己的手探上她的額頭。

感覺到有一雙手要拂上自己的額頭,景依馨下意識的推開。這時,才發現眼前的人竟是:“念博?”

“你怎么了?臉色這么蒼白?”唐念博再次問到。

“沒事,你先去看死者吧!”景依馨明顯的不想回答。

唐念博看著這么多人在場,不好再繼續追問下去,只好先去檢查尸體。

阿康再次將記錄本交到景依馨手里,心里還是免不了一些擔心,:“Madam,你真的沒事嗎?”

景依馨勉強的笑了笑,搖搖頭,她當然知道阿康是關心自己,但是,目前她還是,想弄清楚,站在自己目前的那個男人,是不是自己曾經最愛的,卻不得不傷害的——韓晟睿。

景依馨說服自己,強壓著內心的波動,走向唯一一個在警方封鎖線的人。

韓晟睿眼里帶著一些鄙夷的笑容對上景依馨的眼睛。

“您好,韓先生,我是S市重案組B隊督察,景依馨。麻煩您,把你看到的事情在說一遍。”很公式化的語氣。仿佛曾經與他沒有過任何的交集。

韓晟睿,嘴邊泛起一抹笑意,用很輕蔑的語氣:“Madam,我已經把我看到了,都說了一遍了。您的屬下也記下了,難道,你不識字嗎?還是……。突然,韓晟睿靠近在她耳邊低聲道:“這幾年回味著我在床上對你的愛撫,忘記了怎么去看筆錄?”

景依馨沒想到韓晟睿會這樣說,一下子再一次將手中的東西掉在地上。

看著她三番幾次出錯,韓晟睿覺得心里有一種快感。

邊上的警署同事也意識到不對勁,走到景依馨身邊:“Madam,你不舒服就先回去吧。稍后,我帶這位韓先生去警局再做一份詳細的筆錄。”

景依馨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在現場。要不,只會讓自己出更多的錯。

將事情簡單的交代了一下,景依馨連和唐念博招呼都沒打,走出封鎖線,開車離去。

勘察完案發現場的尸體,唐念博發現景依馨沒了蹤影,以為她去詢問筆錄和做問卷調查,收拾了自己的物品就走了。

當唐念博走到韓晟睿身邊時,覺得這個男人很眼熟。

但,就是想不起來,自己曾經在哪見過。

搖搖頭,唐念博熟絡的和警員打完招呼就離開了,并沒有將韓晟睿事情放在心里。

S市——警局,重案組B隊

韓晟睿聲稱自己是良好市民,跟著簡欣和阿康來到了問話室。

實際目的,或許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吧。

問話室門被打開,景依馨端著一杯咖啡,拿著筆錄本走了進來。

韓晟睿看著她將咖啡放在自己面前,放下把玩著的打火機,抬頭說:“我只喝現磨咖啡,速溶咖啡對我胃不好,麻煩Madam幫我換一杯。”

這么多年了,男人的習慣還是沒換,咖啡只喝現磨的,不加糖,純黑咖啡。

景依馨沒出聲,也沒把咖啡換掉,“韓先生,你那個時候怎么會在案發現場,你有看見犯罪嫌疑人嗎?”依舊是很公式化的語氣。

男人依舊把玩著手里的打火機,并沒有馬上回到她的話。

景依馨等了大概十分鐘,男人還是沒有打算開口說話,景依馨知道自己是問不出什么了,收起原先攤開的筆錄本,打算離去。

看著她要離去的動作,男人終于開口道:“這么沒耐心?這就想走了?”

景依馨手已經觸到門把了,聽到男人的聲音,動作頓了一下,:“你根本沒打算要說,不是嗎?”

男人收起打火機,起身走到她身邊,嘴角不變的還是那一抹笑容,手輕輕的撩起一族散落的碎發,輕聲說:“景依馨,原來你的耐心就只有這一點?真難想象,你在我身邊,那四年是怎么度過的?”

景依馨臉色刷的一下,全白了。

看著景依馨的臉色,男人很喜歡她這樣手足無措的樣子。

忽然,景依馨感覺腰間一緊,眼睛看到男人另一只手摟緊自己的腰,低聲在她耳邊說道:“當日我說過的話,希望你還記得。景依馨,我韓晟睿,是有仇必報的人。你就等著……我送你的大禮吧。”

景依馨還沒回過神,腰間的臂手已經松開,男人打開問話室的門,已經離去。

看向男人離去的背影,景依馨只是覺得自己的心很痛。

原來,他真的會來報復自己。

早知,會有這樣的結果,當初又何必接下這樣的一個任務呢?

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牌九袖箭 456棋牌电玩城app下载 重庆时时彩 中国浙江福利彩票官网 云南快乐十分规则 河南十一选五下载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号码 2018手游哪个赚钱最快 连码高手论坛 时时彩历史最长组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