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|贵阳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
圣醫神針

江中市第二醫院,院長彭建輝坐在辦公室中,手中的香煙是一根接著一根,邊上的煙灰缸里面全是煙頭。

“碰!”

一聲響動,彭建輝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,助理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,讓原本就很是煩躁的彭建輝頓時火大。

“干什么,毛毛糙糙的,不想干了,不想干了就滾回家抱孩子。”

助理嚇的一個激靈,不過卻不敢多說,他知道,彭院長這一陣很心煩。

自從半個月前銘仕集團張百川的孫女張昕住進醫院,彭院長就開始提心吊膽,到現在已經足足半個月了,幾乎是夜不能寢,日不能食,整個人都瘦了一圈。

事實上一開始張百川的孫女住進醫院,彭建輝還是很開心的,張百川是銘仕集團的總裁,銘仕集團又是整個江中市乃至江州省赫赫有名的大企業,最主要的是張百川的弟弟張百成眼下正是江州省衛生廳的廳長。

張百川的孫女前來江中市第二醫院住院,那可是好機會,一旦和張家搭上關系,那么彭建輝的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。

奈何彭建輝高興了沒有三天,就開始頭大如斗,張百川的孫女張昕一個高熱,住進醫院三天竟然沒能退下來,整個江中市第二醫院組織專家會診,幾乎找不到病因,最后只得出一個上呼吸道感染的結論。

這個病倘若是什么重癥,拖了這么多天都好說,可是一個簡單的發燒,半個月不好,彭建輝這個堂堂的江中二院院長就顯得太無能了,這幾天,他簡直如坐針氈。

一個高燒到現在已經過了半個月了,患者不僅沒有康復,甚至還有嚴重的跡象,如此一來,彭建輝哪里能坐得住,這馬屁沒拍上,反而拍到了痔瘡上。

“什么事,還不快說。”見到助理發愣,彭建輝就是一聲怒吼,人常說養兵千日用兵一時,眼下到了關鍵時候,下面這些廢物竟然一個也指望不上。

“彭院長,張總帶著人來了醫院,說是要轉院。”助理小心翼翼的道。

“轉院!”

彭建輝聞言,立馬就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老貓,突然間從椅子上竄了起來,大步向著外面跑去,一點也顧不得平常的素養。

到了如今,彭建輝怎么能讓患者轉院,如果患者還在醫院,他還有挽救的機會,倘若患者轉院走了,那么他就徹底沒機會了,他的名字估計要上張廳長的黑名單,到時候別說什么前途了,院長這個寶座能不能保住都是兩說。

“老徐,我讓你打聽林老的消息,你打聽的怎么樣了,嗯,還工作什么啊,趕快給我打聽啊,你要是幫了我這個忙,我必有重謝,對......”

醫院走廊里面,一位五十多歲穿著白大褂的中年醫生正拿著手機打電話,一邊說一邊在走廊里面走來走去,看上去很是焦急。

“咚!”

江海潮正來回走著,突然走廊的另一邊風風火火的沖過來一個人,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,他手中的手機直接飛了出去。

“你瞎了......”

江海潮頓時大火,正準備破口大罵,然而他的話才剛出口,對方卻首先發難了:“江海潮,你是不是不想干了,這個時候你不去病房,在這兒干什么玩意?”

江海潮定睛一看,這才發現撞了自己的竟然是院長彭建輝,急忙賠罪:“彭院長,我正在打電話聯系專家。”

“聯系什么專家,不知道張總已經帶人來了嗎,患者要是轉院走了,你找到華佗又有什么用。”

罵了江海潮兩句,彭建輝也懶得啰嗦,再次急乎乎的向病房跑去。

看著彭建輝急乎乎遠去的背影,江海潮狠狠的淬了一口:“呸,囂張什么玩意,要是讓我找到了林老,到時候你這個院長能不能當還是兩回事呢。”

江海潮是江中二院的副院長,一直被彭建輝打壓,兩個人可以說很不對付,這一次銘仕集團張百川的孫女住院,他和彭建輝兩人都在互相較勁,無論是誰巴結上銘仕集團,都將占據絕對的優勢。

剛才江海潮電話中的林老,是他以前認識的一位老中醫,他之所以這個時候想起這位老中醫,是因為幾年前他還是主治醫生的時候,同樣遇見過類似于張昕這樣的情況。

當時那位患者是病毒性肺炎,癥狀同樣是多日高燒不退,最后正是那位老中醫出面,三劑藥下去,立竿見影。

江海潮有自信,倘若自己再次聯系到那位老中醫,張昕的病情絕對能緩解,到時候銘仕集團張家絕對會記得他的好......

彭建輝氣喘吁吁的跑到病房,病房里面,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正在帶人收拾東西,邊上好幾位醫生護士圍在邊上,不過卻沒人敢開口說什么。

“張總。”彭建輝喘了兩口氣,急忙走上前道:“張總,您這是干什么,張小姐的情況您也大概清楚,確實比較復雜,這幾天我們已經聯系了不少專家,同時我也給我在京都的一位老同學打了電話,他很快就到了。”

病房內的中年人正是張百川的獨子張開江,同時也是病床上的少女張昕的父親。

聽到彭建輝的話,張開江的氣頓時不打一處來:“這話你已經給我說了多少次了,這幾天你口中所謂的專家來了多少,可是我女兒還在病床上躺著,一個小小的高燒,你們給我折騰了多少天?”

彭建輝無言以對,這事他真的無力辯解,雖說患者的病情復雜,然而說穿了確實是高燒,一個簡單的高燒他們折騰了半個月,傳出去絕對是顏面掃地。

*******

“林醫生,謝謝您,喝了您的姜糖水,我感覺整個人都舒服了,胃里面暖暖的,就感覺有一股熱氣。”

江中二院內科室的病房內,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客氣的向一位年輕醫生道謝。

年輕醫生穿的是醫院的實習服,看年齡不過二十三四歲,不過整個病房的患者都很喜歡這位年輕醫生,小伙子雖然年輕,不過人很好,而且醫術精湛,總是能用一些小偏方緩解患者的痛苦。

“王爺爺您客氣了,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,您的病啊其實問題不大,就是腸胃里面有寒氣,姜糖水正好可以驅寒,以后您要注意,少吃一些寒涼食物,您的體質本就偏寒,要是不注意,這個毛病還要再犯,只要注意,將養兩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年輕醫生笑著道。

“還是林醫生人好,真心替我們這些患者考慮,不像王醫生,整天冷冰冰的。”邊上一位患者呵呵笑道。

“陳老,您可不敢這么說。”林源急忙道,他還是實習醫生,只是從小學中醫,有些經驗罷了,幾人口中的王醫生正是他跟的主治醫生,這話要是傳到王醫生耳中,他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。

“林源!”正說著話,門口就傳來一聲厲喝,一位中年醫生臉色鐵青的站在門口。

“王醫生。”林源滿臉苦笑,看來剛才的話已經被對方聽去了,這一頓訓斥又是免不了的。

“嗡......叮鈴鈴......”

走廊里面,江海潮剛剛撿起手機,重新裝好電池,把手機開機,就有電話打了進來。

“喂,老徐,怎么樣,打聽到了沒有?”江海潮急忙接起電話,迫不及待的問道。

“老同學,我幫你打聽到了,不過消息可能會讓你失望,林老兩年前已經去世了。”

“去世了!”江海潮聞言,頓時猶如霜打了的茄子,整個人的精氣神瞬間被掏空。

“老同學,林老雖然去世了,不過我聽人說他的孫子醫術也很了得,而且人就在你們江中二院實習。”

“一個實習生?”江海潮聽到老同學的前半句話,剛剛提了些神,然而聽到后半句,卻再一次變得失望,一個實習生,開什么玩笑。

“老同學,林老的這個孫子確實不簡單,雖然報考的是西醫院校,然而中醫方面的功底很扎實,實在不行,你找他試試,死馬當作活馬醫嘛。”

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捕鸟达人1破解版 三分彩规则 篮球比分雷速直播网 广西快乐双彩玩法 中版小四合 烟酒零售生意赚钱吗 大嘴斗地主官方下载地址 71娱乐平台 悦本堂 法养生赚钱吗 波克棋牌官方下载最新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