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|贵阳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
猛虎在都

“楊旭,你還想賴床到什么時候?難不成你還想像條死狗一樣窩在這里等著生蛆嗎?”

顧寒霜有些厭惡的抱著胳膊,冷冷的看著在地鋪上卷縮成一團的楊旭,好看的柳眉皺成了川字。

她真不明白當初自己會眼瞎的看上這個男人,還和他閃婚。

三年前,她是清流市那顆最璀璨的明珠,三年后她變成了所有人眼里的笑話。

“不好意思,睡得太多,有點暈。”楊旭咧嘴尷尬的笑了兩聲,懶洋洋的從地上站起。

從結婚的第二年,他睡在床下,她睡在床上。

兩人雖然在一個房間里,卻如同隔著一道無法跨越的橫溝。

睡得多頭暈?

顧寒霜失望的搖了搖頭,這男人除了吃和睡覺還會干點別的事情嗎?

哼了聲,她直徑走出房間門,像是多看楊旭一眼都會玷污她的眼睛。

楊旭早已經習慣了顧寒霜的態度,除了自嘲的笑笑,他什么也沒說,默默地收拾好地上的被褥,跟著顧寒霜離開了臥室。

“今天晚上我可能不回來,飯菜不用做我那份。”顧寒霜站在玄關,手扶著鞋柜,彎腰套上高跟鞋。

顧寒霜長得很漂亮,身材高挑,穿著一套職業裝,將她那原本就完美的身材勾勒得更加凹凸有致。

雖然此時臉色有些微冷,卻不影響她那精致的容貌,反而更增添了一種與世隔絕的美感。

“你要去哪?”楊旭慵懶的躺在沙發上,手上拿著雜志疑惑的問。

很顯然,顧寒霜并沒有解釋的意思,轉身離開,只留下一串清脆的高跟鞋聲……

三年了,為什么我還過不去那道坎。

楊旭放下手中被抓成一團的雜志,原先強制裝作鎮定的臉龐早已經變的有些猙獰。

彎下腰從沙發背后拿起一瓶只有三分之一的廉價白酒,對著嘴巴灌下去。

火辣的酒精順著食道滑進肚子,感覺到那火辣辣的刺痛感和眩暈的腦子,楊旭重新躺倒在沙發上。

這兩年,他都是這么過來的,年復一年日復一日,也只有酒精的麻痹才能讓他覺得自己還活著,只有那火辣的酒精才讓他感覺到一絲溫暖。

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公司破產,才會變得頹廢的如同垃圾,卻沒有人知道他經歷過什么。

“楊旭,你這個逆子,怎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?敗壞門風,敗壞門風啊!你給我滾,我沒有你這樣的兒子,滾!”

父親那憤怒的聲音,在他耳邊響起。

三年了,這個噩夢每天都困擾著他,如同心魔一般在他腦海中纏繞,揮之不去……

那天早上一醒來,他就莫名其妙的睡在大嫂的房里,兩人都是衣衫不整,而且正好父親和家里所有的人,都沖進來,看到了這一幕。

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大哥和大嫂故意在陷害他,在他的水杯里下了藥。

暈過去之后,就把他抬到了大嫂的房里,又故意帶著家里所有人來逮了個正著。

他百口難辯,一頂敗壞門風的帽子扣在他頭上。

楊家是燕京的大家族,有著幾百年的傳承,最忌諱的就是這種敗壞門壞之事,所以毫不留情的將他逐出家門。

被趕出家族之后,大哥依然沒有放過他,就帶著一群打手追來,先是嘲笑他,就讓打手對他一頓猛打。

當時楊旭被大哥下了藥的藥效還沒過,渾身無力,只得眼睜睜的扛著被打。

直到把他打得快沒氣了,打手們才把他抬到郊外,扔到了河里。

如果不是顧寒霜的爺爺在河邊釣魚時意外發現他,可能他三年前就死了。

“鈴!”

手機刺耳的鈴聲響起打斷了楊旭的沉思。

“是果果的家長嗎?麻煩請來學校一趟,果果在學校把人打傷了,現在對方家長說要報警處理。”一個冰冷的聲音從電話傳來。

唰的一下,楊旭像是觸電一般從沙發上彈起,拿著手機的手都在顫抖。

“報警處理?果果沒事吧?好好好,我馬上去學校,你先讓對方家長冷靜一點。”楊旭老奴仆似的對著電話連連賠笑。

掛上電話之后,火燒屁股的抓起衣服奪門而出。

果果是他的寶貝女兒,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牽掛的兩個人之一,如果說顧寒霜是他的逆鱗,那果果就是他的心臟。

等楊旭到了幼兒園,就看到一個穿著白色公主裙,精雕玉琢的小女孩朝著他撲了過來。

“爸爸。”果果委屈的撲在楊旭的懷里,小小的身軀都在顫抖,大大的眼睛都寫著驚恐。

“沒事了,爸爸在,爸爸在!”楊旭心疼的抱著果果那瑟瑟發抖的身體,一股怒火直沖腦門。

果果的小臉臟兮兮的,還有一道血痕,像是被指甲刮出來的。

白色的連衣裙也沾上了幾個鞋印。

“老師,不是說果果打人了嗎?她這是被人打了!”楊旭安慰了果果幾句,把她抱在懷里,怒氣沖沖的道。

“是她和另外一個同學打架造成的,現在對方家長已經把他的孩子送到醫院了,院方叫你過來看看是賠錢還是報警處理!”老師走上來有些厭惡的看著楊旭。

“送醫院了?”楊旭眼睛都瞪直了,果果的戰斗力這么兇殘?

“據醫院方的報告,果果打的那位男同學可能會照成視力下降,還會有輕微的腦震蕩,現在對方家長讓你們賠償五十萬!要不然就法庭上見。”

五十萬!

楊旭倒吸口冷氣,剛要詢問果果為什么打人,就聽到一陣清脆的腳步聲傳來。

是顧寒霜。

“媽媽!”看到顧寒霜,果果委屈的叫了聲。

看到果果臉上那一道血痕,顧寒霜二話不說,怒氣沖天的揚起手打了楊旭一巴掌。

楊旭一怔,抹著臉頰默不吭聲。

“媽媽,你不要打爸爸!”果果頓時急急地喊了起來,雙手緊緊地摟著楊旭的脖子。

“我就不應該讓你帶女兒,你說你能干些什么?工作也不做,整天窩在家里,看你把女兒教成什么樣,還會打人了!”顧寒霜把果果從楊旭的懷中搶了過來,眼中充滿了厭惡。

“不是的,媽媽,是小武說爸爸是窩囊廢,還用鞋子踩我的裙子,還說媽媽的壞話,我才用凳子砸他的。”果果委屈的噘著嘴,晶瑩的淚珠像是斷了線的珠子嘩嘩的往下流。

一時間,顧寒霜沉默了,高聳的胸脯不停地起伏,顯然是強忍著怒意。

“老師你也聽到了,是對方的孩子先打的果果,我們這是正當防衛。”楊旭說道。

“不管怎樣,現在對方的家長要求賠償五十萬,你們自己協商吧。”老師說完轉身就走,估計也是害怕校方受到牽連,畢竟他們校方也監管不力,有一定的責任。

五十萬!

聽到這個數字,顧寒霜身子不由得晃了晃,俏臉慘白。

“老婆,你不要緊張,是對方孩子的錯,而且校方也有責任,這筆錢……”見顧寒霜臉色難看,楊旭不由得開口安慰道。

“別叫我老婆!”顧寒霜粗暴的打斷楊旭的話,眼圈都紅了,“現在是我們的女兒把對方的孩子打住院了,五十萬啊,就算校方賠償能陪多少?”

“你說你,自從公司破產以后就躺在家里等著我養,我也認命了,誰讓我眼瞎找了這么一個男人。可你為什么要來害我女兒?五十萬啊!我去哪里要五十萬?”顧寒霜說著,眼淚奪眶而出。

“這錢我會想辦法的!”楊旭深深的嘆了口氣。

“滾,我不想看到你,滾!”顧寒霜正在氣頭上,根本不給楊旭說話的機會。

楊旭握緊了拳頭,深深的吸了口氣,正轉身大步的走出了教室。

突然,從教室門口跑過來一個男人。

“寒霜,不好意思,路上堵車,我來晚了!”一個西裝革履,臉上帶著一副金絲邊款眼睛的男人急匆匆的走了進來。

一進來就親昵的站在顧寒霜的身邊。

“范宏,你來干什么!”看到這男人,楊旭瞬間就怒了。

這家伙顧寒霜母親一個朋友的兒子,自從知道楊旭破產之后,就迫不及待的幫她物色相親對象,以前還瞞著楊旭,現在直接是光明正大的讓顧寒霜去相親,說白了就是逼他們兩人離婚。

這范宏就是顧寒霜的其中一個相親對象,也是經濟實力最強的一個。

“是我讓他來的,出了這么大的事情,你能幫得上忙嗎?”顧寒霜沒好氣的瞪了楊旭一眼。

“楊旭,你又喝酒了?哎,你一個大男人整天在家喝酒也不是一回事,要不來我公司上班吧?雖然你現公司破產之后一蹶不振,不過好歹你也開過公司,有一定有管理經驗。”范宏一本正經的道。

但誰都聽的踹他話語里的嘲諷之意。

“你又背著我喝酒了?”顧寒霜眼睛泛著寒光,不悅的看著楊旭,她對這男人失望透頂了。

“我……”楊旭張了張嘴,想要解釋,卻只噴出一口酒氣。

“廢物!”顧寒霜皺著眉頭哼了聲,扭頭抱歉的對范宏道:“宏哥,不好意思,又麻煩你了,這五十萬我一定會還給你的。”

又!

難不成和兩人還在私底下聯系過?

楊旭攥緊了拳頭,顧寒霜啊顧寒霜你可是有男人的,你們私底下聯系還真是有臉啊。

“瞧你說的,我們誰跟誰啊,我也很喜歡果果,能幫上忙的我肯定會幫!”范宏親熱的拍了拍顧寒霜的肩膀,然后用充滿挑釁的目光看向楊旭。

“范宏,我不要你幫忙!”楊旭瞬間就怒了,拳頭捏的咯咯作響。

“這一次要不是范大哥幫忙,難不成你想去坐牢?還是想看我坐牢?你除了在家里吃吃睡睡,還知道干些什么嗎?”顧寒霜板著臉,怒視著楊旭。

錢!

什么都是錢!

楊旭沒有吭聲,狠狠的瞪了一眼得意洋洋的范宏,轉身走出了教室。

難道,真的要再次面臨那樣的場面嗎?

楊家,我真的不想再面對你們!

楊旭坐在花壇旁的長椅上點了支煙,深深的吸了口才掏出電話播了個號碼。

“姐,我回來了!”

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481 时时彩分析软件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时间 陕西11选5基本走势图前3 体彩7位数有什么app 上海时时乐专家计划 秒速时时彩有官方的吗 浙江6十1中奖规则图片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任五果走势图 天天捕鱼赢话费破解版无限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