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|贵阳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
超品玄師

“救命!救命啊!啊啊啊!”狹窄的一條小巷子里,夜晚尤其顯得蕭索,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撕心裂肺的求救聲響起。

雷揚聽到呼救聲,聞到空氣里陰寒的氣息,忍不住輕輕皺起了眉,自己剛剛下山來,人生地不熟,正為了迷路心氣不順呢,是哪個小鬼不怕死的膽敢到他面前作惡來了?!

雖然心情不佳,但秉承著師門濟世救人的教誨,雷揚自然不會對求救者視而不見,雖然自己今天才剛剛被那個老頑童師傅趕下山來…

“啊…”求救者發出一聲痛呼,身子重重跌倒在地上,求救的話語因為太過害怕,早已變成模糊不清的嗚咽之語,聲音也明顯微弱了下去。

雷揚趕到時看見的就是一個跌坐在地上的女子,緊緊捂著頭看不清她的模樣,但一雙修長白皙的玉腿卻一覽無余,只是此刻卻因為摔跤而擦破了一大片皮肉,鮮血淋漓,顯得凄慘可憐。

一股看著就不詳的黑色邪氣圍繞著地上的女人,普通人或許看不出來,但雷揚一眼就能看出這股邪氣正在吸取女子的陽氣。陽氣本是等同于普通人的生命力,若是叫這邪氣吸干了這女子陽氣,怕是即刻就會暴斃。

雷揚當即心下大怒,欺負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!這個小鬼該殺!雷揚最見不得的就是這樣欺負弱女人的人。

不過這些喜歡吸取人陽氣的邪祟,本應是陰間里最低等的小鬼,但看眼前這一只邪祟,似乎比一般的邪祟都要更強一些,想來應該是吸取了不少人的陽氣了。

不過比一般邪祟強又如何,雷揚可不會害怕,這些年來他抓過的小鬼沒有上千,也有上百了,對付這個小鬼,只需動動手指頭的事。

雷揚當即上前喝道:“住手,區區小鬼,爾敢放肆!”言罷雷揚雙手結印,頓時他身上就散發出一股圣潔的白光,那個邪祟一見這白光當即停止了吸取陽氣的行為,似乎整個身軀都微微顫抖起來,明明只是一團黑霧,卻愣是讓人看出了它在害怕的感覺。

邪祟看見雷揚,仿佛看見了什么害怕的東西一樣,轉身就想倉皇離去,但雷揚怎么會給它這個機會,當即結印迅速向它擊去。也許在生死邊緣激發了邪祟的求生欲,竟被它生生躲過了雷揚的第一擊。

然而螻蟻怎能撼動大樹,在雷揚風馳電掣的第二擊下,黑霧爆發出一聲慘厲的叫聲后便消失得無影無蹤,仿佛從未出現過一樣。

“你沒事吧?”雷揚除了邪祟,立馬快步走到還在瑟瑟發抖的女子身邊,溫柔安撫她:“東西已被我趕走了,你不用害怕。”

聞言還在啜泣的女人立馬抬起了頭,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獲救了般,呆呆看著近在咫尺的雷揚。

雷揚也忍不住一頓,太美了!!這是雷揚看見女子的臉的第一個念頭,他總算知道書里說的哭的梨花帶雨是什么樣子的了。內心似乎有一頭小獸在蠢蠢欲動,雷揚克制的輕咳一聲,聲音忍不住更加溫柔了:“你受傷了,我送你回去吧?”

不怪雷揚看見美人都忍不住憐惜,換做誰前十幾年都隱居深山,與毒蛇猛獸為鄰,都會看見美人都走不動道!

董佳佳也在雷揚第二次詢問之時回過神來,只覺得臉頰微燙,自己現在這個樣子也太過狼狽了,作為一名美人她平常也是十分注意自己形象的,只是想起今晚驚心動魄的經歷就忍不住內心一陣惶恐,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拽住了雷揚的衣服下擺:“那個怪物你當真將它趕走了?”

雷揚見這小美人楚楚可憐的扯著自己的衣服,整顆心都蕩漾起來,痞痞一笑道:“當然趕走了,你看你周圍哪里還有怪物?”

“謝…謝謝”董佳佳囁嚅著道謝,但內心的害怕還是讓她不敢松開雷揚的衣擺。雷揚也不在意,美色當前,這種小事他樂得其見:“你受傷了,我送你回去吧?你住哪?”雷揚說著就一手扶起她的肩背,同時另一只手一把抄起她的膝彎,將地上的女人公主抱起來。

董佳佳一把被抱起慌亂了一瞬,見對方不像有惡意的樣子,便放松了自己,便聽見那個人又問了一個問題:“對了,我叫雷揚,還沒問你名字呢,你叫什么?”

“我叫董佳佳,住在新陽路街。”

“新陽路怎么走?你指指路。”雷揚輕輕顛了一下懷抱里的董佳佳,照著她所指的方向大步走去,但嘴里還是忍不住問道:“這么晚了,你怎么一個人跑到這個小巷子來?”

董佳佳被雷揚抱在懷里,臉上不自覺透出一股紅暈,羞澀略略替代了害怕的心情,對于雷揚的問題也是有問必答:“從這里走比較省時間……”

“你一個女孩子還是注意一些,現在壞人這么多,你是怎么被剛剛的小鬼盯上的?”一聽雷揚提到剛剛的“怪物”,董佳佳全身都忍不住輕顫起來:“我,我沒想招惹它,剛剛我見一團黑霧一直盤旋在一個小孩身邊,以為自己看錯了,就多看了幾眼,沒想到它就沖我過來了。”

聽到這個女生竟然能看見這些邪祟,他也是很驚奇,他確定這個女人是個普通人,邪祟一般不會刻意現出身形讓人類看見:“以后再遇見這些奇怪的東西,要假裝看不見知道嗎?這些邪祟一般不喜歡人類能看見它們。”

董佳佳聞言微弱的應著:“嗯…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這樣的…怪東西。”今晚的確把她嚇得夠嗆,以后再也不好奇了!

好不容易將董佳佳送回了家,看她的雙腿實在摔得凄慘,作為一名醫生,雷揚看不過眼,又下樓給她買來了消毒藥水,親自動手為她清理傷口,董佳佳皮膚十分白皙,雷揚用手固定住她受傷的腳時,頓時被手上滑膩的皮膚勾引了心神。

董佳佳也十分不適應這樣親密的動作,但見雷揚認真為她上藥的表情,心底無端升起一股溫暖之意。她是一個孤兒,這些年也是在呂海市自己一個人打拼,這樣被人照顧的滋味,她只在孤兒院時從照顧她的李老師身上感受過。

當雷揚抬起頭來時,看到的就是董佳佳一張紅透的小臉,剛剛在外面還沒注意到,董佳佳的身材其實十分火辣,她坐在沙發上,因為傷口太疼,忍不住微微俯下身輕輕對著它吹起,胸前兩抹雪白就這么闖進了雷揚的眼里,一股熱流似乎就要從鼻子里蜿蜒而下,雷揚趕緊起身以免自己真的失態。

“傷口處理好了,我就先走了。”雷揚為怕自己再待下去就要化身為狼,趕緊提出離開的話題。董佳佳聞言一愣,不假思索的問道:“你去哪?”問完才察覺到不妥,一張小臉又紅了幾分。

聽到董佳佳的話,雷揚才想起來剛剛自己可是迷路了半響才遇見她的,遂不好意思開口道:“我剛來呂海市,還沒有找到住所啊,最近的酒店你知道在哪嗎?”

“你,你沒有住的地方嗎?那……”董佳佳聲音越來越小,似是下面的話太羞恥,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,才鼓起勇氣繼續說下去:“你可以住我家,我家還有一間空房,原本也是要租出去的。”

雷揚聞言,看著滿眼期待的董佳佳,忍不住笑了:“好啊,那我就卻之不恭了。”董佳佳見他一口應下,也悄悄松了一口氣:“謝謝你剛剛救了我,折騰了這么久你餓了嗎?冰箱里有餃子。”

解決了住宿問題,雷揚還真是有些餓了,但董佳佳腿傷了,雷揚只好自力更生,從冰箱里取出速凍的餃子煮了兩份,跟董佳佳坐在客廳里面對面吃餃子,暖黃的燈光照在兩人身上,竟產生了一種別樣的溫馨,讓兩個都沒有親人的人生出了一絲無言的親近。與董佳佳合住的第一晚,雷揚微微有些高興,想起自己身上的任務,對未來也不禁產生了一絲期待來。

第二天董佳佳為了不上班遲到一大早就起來了,腿傷休整了一晚,雖然看起來還是十分刺目,但只要不大幅度運動,正常走路還是能做到的,因此董佳佳便沒有請假。雷揚也被董佳佳的動靜吵醒,跟著起來一起吃了早飯。

只是巧合的是當雷揚向董佳佳打聽傾雪集團在哪個方向時,竟發現董佳佳就是傾雪集團的員工,雷揚忍不住感嘆人與人的緣分還真是玄妙莫測,倒是董佳佳知道雷揚是要到傾雪集團報道十分高興。

一路上就為他科普傾雪集團的發展歷史,只是可惜,這兩年傾雪集團也開始走下坡路,最近這幾個月還隱隱有破產之勢,現在公司上下的員工都在一起想辦法共渡難關。對于雷揚此時才來報道,董佳佳也給予了一定同情,直教雷揚內心一陣無語,要不是自己師傅的安排,他才不會遠迢迢趕來這邊。

想到現在傾雪集團的總經理趙傾雪就是自己師傅有意的徒媳,雷揚也有幾分好奇。

贵阳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福彩3d走势图综合版 中国福彩中奖号码查询 捕鱼来了多人 36选7最新开奖福建 今晚会出什么特码 91y街机捕鱼下载 新时时彩群 红球012路走势图怎么看 钱柜彩票网址 吉林快3形态走势图下载